移动版

主页 > K彩系列 >

共享服装平台多啦衣梦停止服务 用户遭遇退款难

下载一款APP,缴纳押金和会员费,就可享受无限次衣服租用换穿,还可包邮、包清洗。

从2015年开始,多款打着“共享服装”旗号的租衣应用上线,标榜拥有50万注册用户的“多啦衣梦”就曾位列第一梯队。

然而今年11月末,该应用突然终止服务,众多用户反映无法退押金和会员费,更有客服称“公司资不抵债,正在申请破产”。

记者调查发现,“多啦衣梦”运营公司位于成都高新西区的工商注册地,实则一家标识制作厂;位于成都红牌楼的一间办公室,也于今年年初搬离。

经济学专家表示,衣服太个人化,并不适合共享,同时提醒企业在涉足共享经济领域的时候,一定要充分预估风险承受能力。

用户遭遇

想退会员费 换来4件旧衣服

2015年9月,家住成都的王小姐经朋友推荐下载了“多啦衣梦”APP。登录支付299元押金后,她先充值近600元购买了三个月的会员。

“衣服款式虽然不多,但是很划算。”于是,当平台推出“买一年送一年半”的会员优惠时,她立刻充值2688元购买。然而,之后的使用体验却让她越来越失望。“衣服质量变差,快递也变慢。”

共享服装平台多啦衣梦停止服务 用户遭遇退款难

今年9月12日,王小姐收到平台通知因受相关检查影响,“14日起将暂停发货”。之后,她又收到通知称平台的衣服全部下架,会员费余额和押金不能以现金退还,只能用衣服抵扣。根据平台折算,她可抵扣5000多元的衣服。

“我先买了四件,都是旧衣服,有两件不能穿,也不能退。”现在,王小姐还有5152.8元的衣服没有抵扣。但是从10月开始,客服已不再回应,11月,APP彻底崩溃,无法使用。

19日下午,记者在“多啦衣梦消费者维权群”发现,90余人与王小姐遭遇相似。他们的损失从299元押金到2688元年会员费不等。

有用户晒出早前与客服的聊天记录,对方称“钱没有,衣服你也不换,那么再见”,还表示“公司严重资不抵债,正在申请破产”。

共享服装平台多啦衣梦停止服务 用户遭遇退款难

记者调查

工商注册地并无此公司 另一办公室已于年初搬离

19日下午,记者在苹果APP store搜索“多啦衣梦”,并未找到该应用;安卓商城虽有该应用,但下载后因“网络异常”无法登陆。

随后,记者拨打“多啦衣梦”客服,语音提示“对不起,无此业务号码”。记者还发现平台官方微信公众号最后更新是在8月17日,官方微博最后一次更新是在9月2日,且官微关闭了评论功能。

当天下午5点过,记者就“多啦衣梦”用户无法退押金的问题致电应用创始人梁亮,对方称“微信客服可以退款,不信你试试”。但用户刘小姐早在12月5日就曾在微信公号申请退款,至今没有得到回复。

记者又向梁亮询问软件无法正常登录的原因,他直接挂断了电话。随后,记者发送短信向他求证公司是否破产,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。

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网查询“多啦衣梦”运营企业成都必酷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必酷科技”),显示“该企业被列入工商部门经营异常名录”。

20日上午,记者来到成都必酷科技有限公司位于西区大道1599号附10的工商注册地址,发现此地并非必酷科技,而是一家名为“奔流标识”的制造厂。门卫告诉记者,“奔流标识”已在此开了很多年。

共享服装平台多啦衣梦停止服务 用户遭遇退款难

随后,记者又来到必酷科技位于红牌楼长益路一间写字楼16层的办公室。办公室内虽有“多啦衣梦”APP的小熊标识,但大门紧锁,无人办公。大楼物业表示,这家公司早已于今年年初搬离。

律师说法

不排除企业搭共享经济之便欺骗或诈骗的嫌疑

封面新闻记者了解到,“多啦衣梦”和共享单车一样采取押金方式,同时附带了会员。用户下载软件后,需每月缴纳299元押金,同时选择按月充值会员费,就可在平台每次最多选择3件衣服,限定时间内无限次换穿。用户租过的衣服如要寄回商家,会有快递免费上门收取运送。回收后的衣服,“多啦衣梦”会交给洗衣厂清洗干净并再次转租。

今年5月,“多啦衣梦”创始人梁亮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,软件的付费用户有7万人,注册用户有50万人。以每人支付押金299元计算,仅押金部分就达1.5亿元。

针对“多啦衣梦”用户无法退款的问题,四川明炬律师事务所律师夏畦凇认为,不排除企业有搭共享经济的便车进行欺骗或诈骗的可能,“但是否涉嫌诈骗等刑事犯罪还不好判断”。

他建议消费者向消协投诉或向消协申请提起公益诉讼,消费者协会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。对于普通用户来说,在消费过程中还需增强风险意识,留意机构规模和是否合法注册等信息。

专家观点

衣服不适合共享 企业要有风险防备意识

“衣服和共享经济嫁接,有点想当然了。”西华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教授于代松说。他认为,服装太个人化,无论是从文化、卫生和个人心里层面来说,都会让人有排斥感,并不适合与他人共享。

他表示,共享经济确实是一个很好的经济形态,可以降低空间和资源的压力,但是企业在涉足共享经济领域的时候绝不可急功近利。

“很多人想着有一个好的理念,推出一个平台,成千上百人涌入,生意就大了。”于代松提醒,生意越大意味着风险和压力也就越大,资金流、信息流的压力,消费者的不确定因素都有可能瞬间摧毁一个平台。这就需要企业在涉足共享经济领域之前,要提前预见风险,提前做好预案和防备。

封面新闻记者 曹菲 摄影报道